普通人戚定莲的坚强人生
2017-03-20 09:41:4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她用爱心诠释着 不离不弃的人间大爱

1988年,陆良县大莫古镇麻舍所村的戚定莲与挪岩村的放羊小伙阮鸭生结婚了。婚后不久,一双儿女也相继降生,给这个家庭增添了许多欢乐。

为了让家里过上好日子,丈夫阮鸭生赶着羊群到个旧、开远一带放牧,依靠做乳饼挣钱;妻子戚定莲则在家种地,抚育一双可爱的儿女。夫妻间虽然聚少离多,但一家人的小日子还算过得温暖、幸福。

1996年,一场灾难却悄无声息地降临到这个家庭。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丈夫阮鸭生突然觉得四肢激烈疼痛。更为可怕的是,他的病情发展得异乎寻常的快,没多久就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连生活都不能自理。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戚定莲担心不已,她赶紧驾着马车把丈夫送到了县医院,经诊断是脉管炎和骨髓炎。住院一段时间后,看到阮鸭生的病情渐渐好转,好心的主治医生建议他们回家边吃药边休养。

然而,经过长久的耐心调养和等待,丈夫依然没有恢复往日的体力。看着丈夫日渐消瘦的身体,戚定莲心如刀割,便赶紧四处凑钱带着丈夫赶往昆明的一家大医院诊治,被确诊为严重类风湿疾病。医生说,这种类风湿病会反复发作,严重者将导致全身瘫痪,只能尽量控制病情,根治起来非常困难,痊愈的概率微乎其微。换句话说,丈夫阮鸭生从此将丧失全部劳动能力,甚至连生活都无法自理了。

得知结果后,戚定莲如同五雷轰顶。可戚定莲内心十分清楚,丈夫落下如此病根,完全是为了养家糊口和抚育儿女造成的,自己千万不能做背离道德良心的事情。更何况,一双儿女还小,正需要母亲的悉心呵护和精心培养,岂能一走了之?

想到这些,戚定莲的信心更加坚定了。

她用瘦弱的肩膀

撑起一个完整的家

就在戚定莲精心照顾卧病在床的丈夫时,又一个灾祸向这个家庭无情袭来:两岁的女儿高烧引发了败血病,生命危在旦夕。面对接踵而至的沉重打击,戚定莲没有趴下,她咬牙擦干眼泪,带着家门户族和亲戚朋友借给的钱,直奔曲靖市妇幼医院。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女儿终于康复出院了,而这个家庭又多了5000多元的债务。

医治女儿花费的5000多元,加上医治丈夫花费的上万元钱,沉重的债务压得戚定莲喘不过气来。但性格直爽的戚定莲知道,困难归困难,日子还得过。于是,无论活计有多么繁重,都是自己一个人担着;无论内心有多么烦闷,都是自己一个人挺着。为了早日还清债务,她把自己当成一条“老黄牛”,干着男人们才能胜任的繁重体力活,拼命地苦钱、攒钱、还债、为丈夫买药、供儿女读书。每天天不亮就忙着起来挤奶、制作乳饼。并且学会了理发、修鞋、换拉链等手艺活,利用农闲时间和晚上专门给乡亲们服务,象征性地收取一点报酬。

每当看到妻子整日忙忙碌碌、疲惫不堪的样子,丈夫阮鸭生的心就像被针猛刺了一下,他不时地捶打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双腿,愧疚地对妻子说:“定莲,我已是个废物了,你还是重新组建个家庭吧。”妻子只是会心地笑笑说:“你别东想西想,这是你我的命,是命就得认。”

冬去春来,苦麻菜也开了花。

在母亲的感召、影响下,戚定莲的一双儿女既懂事又争气,他们知道母亲的操劳和艰辛,更懂得母亲的无私与伟大。依靠着满带母亲汗水积攒的一角两角、一元两元钱苦苦支撑,伴随着母亲一遍又一遍“家要脱贫须养猪,人想成器必读书”的告诫声,儿子和女儿都找准了人生的方向和目标,考取了相应的中专和大学,毕业后都找到了适宜的工作。

如今,年过五旬的戚定莲仍然没有松闲下来,继续着夫妻俩的小日子依旧平静如水,恬静中仍然充满着淡淡的甜美与温馨。

通讯员 顾贵明 陈元生 常芳 文/图

责任编辑: 韩焕玉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